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深圳外來人口數量、戶籍人口比例

一線城市外來人口解析:上海數量最多,深圳占比最高

  一般而言,經濟發達的城市憑借優質的社會公共資源和良好的就業機會,會對流動人口形成強大的吸引力,大量的流動人員到大城市后,會產生融入大城市的強烈愿望,這也使得大城市“磁場效應”顯現。

  這其中,北上廣深四大一線城市目前都屬于城區人口超過1000萬的超大城市,擁有大量的外來常住人口。那么,這四個城市的外來人口情況各是如何?

  第一財經記者通過對北上廣深外來常住人口(非戶籍常住人口)的統計比較發現,在這四個城市中,上海外來人口數量最多,深圳則是外來人口占比最高;近兩三年來,京滬外來常住人口在減少,而廣深則呈現大幅增長的態勢。

上海外來人口最多 深圳占比最高

  在四個一線城市中,上海的常住人口最多,達到2419.7萬,外來常住人口也最多,達到了980.2萬。北京外來常住人口達到了807.5萬,位居第二。第三的是深圳,為806.32萬,與北京相當。廣州的外來常住人口最少,只有533.86萬,總量上跟其他三個一線城市有較大的差距。

  從外來常住人口的占比來看,四個一線城市中,深圳的占比最高,達到了67.7%,遠高于其他三個一線城市約30個百分點。這其中的原因在于,深圳作為改革開放以后新崛起的城市,原有的戶籍居民本來就很少,即便是現有的戶籍人口中,大多數也是改革開放后到深圳安家落戶的人口。

  其他三個城市的外來常住人口占比則差不多,其中上海以40.51%位居第二,廣州以38.01%位居第三,北京占比37.3%,在四個一線城市最低。

  擴展至主要一二線城市,一些城市的外來人口占比可以比肩甚至超過北上廣。例如,東莞這一比例達到了75.67%,超過了深圳。佛山這一比例達到了47.65%,廈門也達到了43.7%,這三個城市外來人口占比均超過了北上廣。不過,由于這幾個城市均屬于二線中等城市,城市總體規模不大,還不存在一線城市所面臨的人口壓力。

  從戶籍人口來看,上海的戶籍人口最多,達到了1439.5萬。北京緊隨其后,為1362.9萬。廣州的戶籍人口達到了870.49萬。這三個城市的戶籍人口占比均在60%上下。

  相比之下,深圳的戶籍人口占比相當之低,僅為32.3%。作為一個人口過千萬的超大城市,深圳的戶籍人口僅300多萬,人口結構仍處于嚴重倒掛的狀態。

  為了改變這種格局,去年8月,深圳市政府印發《深圳市人民政府關于進一步加強和完善人口服務管理的若干意見》、《深圳市戶籍遷入若干規定》(下稱《戶籍規定》)以及《深圳市居住登記和居住證辦理規定》,繼續深化戶籍制度改革,提高戶籍人口比例及結構優化。

  根據《戶籍規定》,自2016年9月1日起,戶籍遷入將劃分為人才引進遷戶、納稅遷戶、政策性遷戶和居住社保遷戶四個類別。人才引進遷戶由原有的積分制轉為核準制執行,也就是明確達到入戶條件,便可直接申請入戶,且不設指標數量限制;政策性遷戶和居住社保遷戶則按審批制執行,開辟新的積分制入戶通道。

  新的人才引進政策將純學歷型人才入戶條件放寬至大專,技術型人才入戶條件放寬至中專+中級職稱,技能型人才入戶條件放寬至緊缺急需工種高級工,只要滿足條件即可申請入戶,不設指標數量限制,多多益善。在投靠類遷戶政策方面,入戶條件同樣有了適度的放寬。這一政策的出臺也被外界稱之為史上最松的落戶政策。

  在這一政策作用下,去年深圳戶籍人口增加49.8萬人,2016年末,深圳戶籍人口在常住人口中比例為33.99%,較上一年增加2.79個百分點。隨著政策進一步發揮效用,這一比例將繼續提高。

  表1:四個一線城市常住總人口及戶籍、非戶籍人口情況

京滬增速下降 廣深增長快

  從近5年外來人口的增長情況來看,京滬在2014年前后達到高峰,近兩年的增速放緩并出現了下降的態勢。

  這其中,北京去年末常住外來人口807.5萬人,比2015年的822.6萬人減少了15.1萬,這也是多年來北京外來常住人口首次出現下滑。

  在上海,去年底外來常住人口980.20萬人,比上年減少1.45萬人,這也是上海外來常住人口連續兩年下降。數據顯示,在2014年上海外來常住人口達到996.42萬的高點后,2015年比2014年減少近15萬。

  實際上, 在北京、上海等超大城市存在的一系列城市病問題之下,我國的城市發展戰略也在進行調整,未來會把更多機遇和功能分給京滬以外的大城市。例如,2016年二十國集團(G20)峰會放在杭州舉辦,而不是北京、上海等“國際名片”城市,這也是2022年亞運會落戶杭州之后,又一個國際性重要活動在當地舉辦。此外,今年9月,金磚國家領導人第九次會晤在廈門舉行。

  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楊偉民此前曾公開表示,中國出現世界上少有的特大型城市原因之一,就是面向全國的服務性功能過度集中在一兩個城市。以北京為例,其城市病問題的根源是集中了太多非首都功能,若把企業總部、醫療高地、最高學府等功能轉移,在自身城市病解決的同時也能促進其他地區發展。

  相比京滬,華南的廣深兩座一線城市的總人口都低于1500萬,無論是產業還是人口,都還有較大的發展增長空間。比如,今年以來在廣州和深圳周邊地區,頻頻有大型制造業項目落地。

  廣東省體改研究會副會長彭澎對第一財經分析,現在新一輪的發展過程中,工業4.0、制造業高端化、智能化在廣東尤其是珠三角的發展空間很大。除了產業基礎之外,珠三角地區還擁有良好的氣候、生活環境、便捷的軌道交通,珠三角形成的一小時生活圈,有利于吸引高端制造業所需的高素質人才,因此,高端制造業在珠三角擁有較大的發展空間。

  廣東省統計局的數據顯示,2016年末,廣東常住人口為10999萬人,人口總量比上年凈增150萬人,增長1.38%,這也是全國唯一增量突破100萬的省份。第一財經記者查閱資料發現,相比2011年,五年來廣東人口增加了494萬,這其中,流入的勞動人口占據了大半。而流入的主要目的地是廣州和深圳兩大城市。

  這其中,深圳的外來常住人口在2013年和2014年曾出現短暫的下滑,但在近兩年則呈現大幅增長的態勢,2015年比2014年增加了37萬多,2016年又比上年增加了20多萬,總量上一舉突破了800萬大關。而這還是在深圳大幅放寬落戶條件、有大量的外來常住人口轉化為戶籍人口的情況下取得的。

  與深圳相似,在廣州,近兩年廣州外來常住人口也大幅增長,2015年比2014年增加了30萬,2016年又比2015年增加了38萬。值得一提的是,廣州的落戶政策也較為寬松,戶籍人口的增長也比較快。數據顯示,2016年廣州市常住總人口首次突破1400萬人,達1404.35萬人,比2015年末增加了54.24萬人,增量居四大一線城市之首。

  近兩年來,廣州吸引了包括富士康、思科、GE等大項目先后落戶,發展新一代信息技術、人工智能、生物科技產業,產業發展帶動人口增長。從廣州各區的情況來看,黃埔區的去年常住人口增長最快,這是因為,黃埔區建設國家級產城融合示范區之下,聚集了大量的高新技術產業,也聚集了一批人口。

  今年6月23日,通用電氣醫療集團GE生物科技園項目在中新廣州知識城動工。該項目是GE醫療集團在亞洲首個生物科技園,年產值預計40億~80億美元,將與黃埔區、廣州開發區共同打造世界領先的生物醫藥與健康產業創新特色園區。

  更早之前的4月27日,中國首個以智能制造云產業為核心、產值將達千億的思科(廣州)智慧城項目在廣州市番禺區動工。按照規劃,該項目可創造7萬~8萬個就業崗位,吸引常住人口4萬~5萬,除了帶來GDP和稅收,其打造的智慧城市系統,未來也會讓當地居民受益無窮。

  伴隨著大項目的頻繁落戶,廣州對人口、人才的吸引力不斷增強。為了進一步吸引人才落戶,7月1日起,《廣州市關于完善公共集體戶管理的通知》正式實施,城中145個受理點接受7類人員的落戶申請,對符合廣州市入戶條件或有廣州市戶口,但無處落戶的人實現落戶“兜底”。這也是廣州戶籍政策邁出的重要一步。

  表2:四個一線城市近五年外來常住人口變化表(單位:萬)

原標題:一線城市外來人口解析:上海數量最多 深圳占比最高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2019平码规律原理公式